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读书

一部被湮没的唐人笔记

时间:2017-08-09 09:35:00   来源:城市快报   作者:李国文   责任编辑:秋云

  《酉阳杂俎》是唐代笔记小说,作者段成式,出生于世代簪缨之家,其祖段志玄是唐代开国功臣,其父段文昌原为中晚唐时期宰相,其子段安节著有《乐府杂录》。因家族及官职之便,段成式遍览宫中藏书,博学精敏,文章冠于一时。日前,当代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李国文推出了《李国文评注酉阳杂俎》,对这部唐代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进行解读。   《酉阳杂俎》内容十分驳杂,全书三十卷(前集二十卷、续集十卷),每卷分类记事,材料来源广泛,有从古书中摘引,有从旁人口中听说,也有唐代流行的传说异事;所记人物从皇帝宰辅士大夫到道士僧人穷书生,以及贩夫走卒等,均有涉及;主要内容则有唐代社会生活、文化艺术、风俗习惯、奇闻异事、文人掌故等,与唐代传奇、后世小说不同,是典型的唐人笔记。   李国文出版这本书的目的,是使《酉阳杂俎》走出学术研究的高阁。他在《李国文评注酉阳杂俎》的后记里说:“(评注这本书的目的)旨在引起大家对这部书的关注。”因为“《酉阳杂俎》实在是一部了不起的好书”“在中国古籍中,这部承先启后的《酉阳杂俎》,是我们这个伟大民族文化传统中关于想象力的集大成者,值得一读,必须一读”。他不仅认为“段成式是个很在意文字的巨匠”,肯定《酉阳杂俎》反映的唐代社会生活的丰富内容,更从小说家的角度,突出了《酉阳杂俎》记载的各类传说中凸显出的属于唐人的奇绝的想象力。   “往昔读说部,最爱段柯古”   关于这部书的目录,那些别出心裁的生鲜词语颇为惹眼。鲁迅也有同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论:“每篇各有题目,亦殊隐僻,如纪道术者曰《壶史》,钞释典者曰《贝编》,述丧葬者曰《尸窀》,志怪异者曰《诺皋记》,而抉择记叙,亦多古艳颖异,足副其目也。”因为隐秘,所以费解,因为费解,所以好奇。尤以“诺皋”这个标题,简直成谜。虽有多人考证,形诸于文,悉皆一家之言,并不足说服后世读者的疑惑。   这也许是一个梵文或胡语的音译。唐代是一个相当开放的社会,当时长安居住的外国人,比如今首都亿万先生娱乐的外国人要多得多。时尚人士,在言谈或文字中,夹杂个别外来语,也许是一种先锋行为,但是否如此,恐也未必,谁能保证是不是作者卖关子,或者和你玩捉迷藏游戏呢?   本书最早刻本,据资料提供,为南宋嘉定七年(1214年)永康周登刊本。后九年(1223年)武阳邓复又刊行前集、续集。很遗憾,无缘目睹。但是,段成式将其书定名为《酉阳杂俎》,酉阳虽系地名,但更是海量藏书的别称,不排除他有“藏之名山,传之其人”的隐衷,所以,印刷量当不会太大。段成式在四川时,自己也曾造过纸。会造纸,自然会刻书。但纸张当时是很金贵的物品,不可能有人给他投资,政府也不可能多么看重他的这部志异之书。   在他生前,这部书大概只是在小范围流传,然而在唐代,品评一位文人的文学成就,主要的依据是诗。这类闲杂文字,如李商隐的《杂纂》,只是作为闲情逸致的雅趣文字,游戏笔墨,并不以此求名,因之连作者本人也并不那么看重。   然而,从唐末的黄巢,到五代的战乱,是中国历史上最具破坏力的时期,文化积累自然不能幸免。我甚为怀疑,这部并非从敦煌石窟中发现的《酉阳杂俎》,能够安然无恙地保全下来乎?按照北宋国家行为的《太平广记》五百卷,洪迈的《夷坚志》四百卷(现仅存二百多卷)和晚明褚人获的《坚瓠集》不足百卷,凡这种志异体类书的规模,都是相当庞大芜杂,卷帙浩繁,只怕其少,不怕其多的,所以,很难说现在看到的《酉阳杂俎》就是当年的样子。   段成式称得上是中国志异体文学的集大成者,他的《酉阳杂俎》可以说是一部空前绝后的志异体文学奇葩。这位志异体文学之父,在中国文学史上,从来没有得到过足够的评价。志异体之异,就在于这个“异”,是有别于正统、传统、道统的“异”,因而也就不能以“三统”的眼光,来看待晚唐时期这位杰出的文学家。   段成式,字柯古,是山东临淄邹平人,宪宗朝宰相段文昌之子,他的传记在正史中,都附于其祖其父传。   其祖段志玄。其父段文昌,历宪、穆、敬、文四朝,任宰执、节度使要职。出身世家的段成式,随父蜀中任职,迁居剑南、荆南、淮南诸地。因其祖其父曾为朝廷命官,遂以荫入仕。世袭,是那时被视为正常的事情,他也心安理得地到秘书省(相当于中央办公厅)上班,做校书郎,估计表现不错,得以提拔,擢集贤学士,后迁尚书郎,还曾出任过吉州、处州、江州等地刺史。其间还曾任职于京洛两地,很可能是外省外州“驻京办”的闲差。得以平安一生的段成式,既无大起大落,也无大悲大喜,这一份难得的稳定,恐怕是他得以悉心投入写出《酉阳杂俎》的原因。   段成式在《酉阳杂俎》之前,没有任何志异体的笔墨,在《酉阳杂俎》之后,也不再有只言片字涉及这类体裁。既没有从与他交往的朋友的文章中,看到他写这部书的信息,也未从他与文友的唱和中,透露有过这方面的创作意图。总而言之,这部对段成式来讲蓦然而来、戛然而止的书,是一个难解的谜。   晚唐时期,政治黑、社会黑,好像文化还不怎么黑,甚至有一点小繁荣,混迹其中的段成式以诗文名于世,而这部《酉阳杂俎》,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荣光。连他自己也说,“固役不耻者,抑志怪小说之书也”,不怎么当回事。甚至说:“成式学落词曼,未尝覃思,无崔骃真龙之叹,有孔璋画虎之讥。饱食之暇,偶录记忆。”   这就是中国文人的过度谦虚了,谁会相信这样一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酉阳杂俎》,是他吃饱了饭没事干的消遣之作呢?   这部作品值得尊崇、值得推荐,还因为这部书描绘了一个出自文人视角的鲜活唐朝,那种聚焦镜头下的迫近感,那种身在现场中的参与感,才是阅读这部作品、认识这段历史时的一份意想不到的厚重收获。近人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称段成式“家多奇篇秘籍,博学强记,尤深于佛书,而少好畋猎,亦早有文名,词句多奥博,世所珍异”。谈到《酉阳杂俎》时,“或录秘书,或叙异事,仙佛人鬼以至动植,弥不毕载,以类相聚,有如类书,虽源或出于张华《博物志》,而在唐时,则犹之独创之作矣”,并认为此书“所涉既广,遂多珍异,为世爱玩,与传奇并驱争先”。   其间,周作人也说过:“四十前读段柯古的《酉阳杂俎》,心甚喜之,至今不变。”还有诗“往昔读说部,最爱段柯古”。   接下来,便是冷场,空白,再无其他重磅人物对段成式表示敬意,更无研究文章对这部空前绝后的《酉阳杂俎》表示敬意,一直到当下,当然也就没有一位权威、亚权威,大师、次大师,学者、半学者,将这部著作摆在文学史上毫无疑义的顶尖位置。李国文
[进入论坛]
更多相关新闻:

帮办·回顾

副刊·社会

网络热点

津报副刊

  1. 产后抑郁不喜欢孩子
  2. 女高管不被承认的宿命
  1. ·带着孩子只求男友交待
  2. ·拥有真爱 我何德何能
  3. ·一见钟情要多久?
  4. ·别让亲情被冷漠包裹
  5. ·职场残酷性代表着风险
  1. ·后悔劝女儿"原谅他"
  2. ·多年前我们的暑假
  3. ·他患上了"爱无能"?
  4. ·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
  5. ·父母自嗨不顾儿女感受

社会新闻

  1. ·暗访出租车运营 的哥的姐请擦亮“城市名片”
  2. ·海河教育园区共享思政课资源 互聘互派学分...
  3. ·大量马蜂聚集全运会马术场馆 近百马蜂窝被...
  4. ·"阳光水吧"助残疾人康复就业 今后将在全市...
  5. ·两天两传“生命火种” 津23岁姑娘40岁警官...

网络热点

二师兄跑上六环路
昨日下午13点30分,在昌平管界北六环外环5.2公里处
外卖平台公开抽检
昨天,“食品安全检测车”开上街头对外卖平台的餐品
  1. ·亿万先生娱乐现“反光镜大盗”
  2. ·"复兴号"新车全部到位
  3. ·云南水稻成熟
  4. ·“状元”陪游名校
  5. ·湖州灭门案告破
  6. ·儿童福利院作调整
  7. ·龙卷风突袭内蒙赤峰
  8. ·原始滑翔哺乳动物
  9. ·滞留游客大转移
  10. ·堆积中的共享单车
  11. ·公共文明引导员
  12. ·藏身快递车逛名校
亿万先生娱乐